快樂不是烏托邦:對幸福的反思

04 十一月, 2020
快樂是可能的嗎?金錢是幸福的同義詞嗎?是什麼引導人們走向幸福?在這篇文章中,心理學家馬塞洛·塞貝里奧(Marcelo Ceberio)回答了這些問題,並分享了一些關於幸福的反思。

雖然我們都有幸福的權利,但不是人人都瞭解什麼是幸福,幸福的真正組成是什麼。幸福是一種單純的個人和主觀的概念。因此,每個人都為自己定義了什麼是幸福。

下面,我們要反思這個人們常把它與物質商品混為一談的問題,我們用賺錢的時間來換取時間、名譽,以及金錢能買到幸福的神話。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應該瞭解,有時候這個神話會導致災難性的結局。

金錢能買到幸福嗎?

幸福的概念因社會文化因素、進化週期、理論觀點和科學領域等而不同。從中國和希臘羅馬哲學家到行為學家、神經科學家和心理學家,每個人都試圖定義什麼是幸福,例如達爾文、艾克曼(Paul Ekman)、弗里森(Wallace Friesen)、馬斯洛(Abraham Maslow)、佛洛伊德和賽里格曼(Seligman)等人。

也許有個結論是,幸福和其他抽象概念一樣,例如愛情、忠誠、誠實和慷慨大方,是很難定義的。這是因為每個人在絕對的主觀和個人規範下,發展出自己的定義。

女人快樂

幸福這個詞來自拉丁文felicitas,原意為「生殖力」。這是一個非常準確的概念,因為當你重讀和研究幸福的不同定義時,你會發現這個概念無處不在。換句話說,生殖力包括發展、投射、成長、主動和進步,這些詞是幸福的同義詞。

幸福

這個概念代表了人們感到滿足、快樂和愉悅的精神狀態。因此,幸福與愉悅和快樂的感覺有關聯:

  • 它連接了神經內分泌生物因子
  • 它涉及大腦的邊緣系統
  • 同樣的,它也涉及情感因素,因為幸福顯然是一種部分愉悅的感覺(達爾文的六種基本情緒之一)
  • 它涉及認知因素,引導人們以正面的方式思考,消除自動產生的負面思想和社會破壞因素

另一方面,你也可以在你所做的事情上產生「生殖力」。當你覺得自己在實現目標的過程中取得了進步,當你真正達到目標時,你會感到幸福。這表示「生殖力」會帶來幸福。換句話說,幸福也與强烈的自尊和自我價值感有關。

幸福的科學研究結果

科學已經證實了「金錢買不到幸福」這句話。專家已經證明,金錢是有門檻的。例如一個人的月薪,如果超過這個數字,甚至會造成憂鬱症。這要如何解釋?

專家對幸福的研究已經超過10年了。事實上,有關於幸福的神經科學研究,也有全球幸福報告根據一些標準對國家進行排名。

當然,幸福包括某些神經遞質和神經激素的結合,例如血清素,這是一種和平、平靜和健康感覺的賀爾蒙。從這個意義上說,缺乏幸福會導致憂鬱症。此外,腦內啡、體內的嗎啡(在運動、性生活和大笑時會分泌)、多巴胺(有許多益處),最後還有一種愛的賀爾蒙,也就是催產素,它在父母或母親的情況下,在擁抱和分娩時分泌。

幸福量表

在由不同變數組成的幸福量表上,專家發現:

  • 在有嚴重經濟問題和嚴重貧困的國家中,金錢的價值與幸福息息相關。
  • 然而,在人均收入有保障的國家,經濟水準不重要。換句話說,幸福感不是其中的一個變數。

第一世界國家領到的薪水,讓人們有機會獲得良好的居住環境、食物、教育、娛樂和度假,以及一個支持此計畫的組織。超過這樣的收入,似乎與獲得收入所需的付出成正比(更多工作時間、更多稅收、資產交易、獲得不必要的實質商品)。因此,人們很少有時間做有趣的事情。這可能導致憂鬱症,以及壓力、藥物濫用和精神藥物的使用。

金錢和複雜事物

賺更多金錢也會導致隨之而來更多的複雜事物。不只是人們花在工作上的時間,還有他們必須支付的稅款。此外,他們購買更多東西,增加信用卡費用,也增加他們的成本,變得更難控制支出。賺錢和複雜事物是密切相關的。

富有男人

實質或炫耀的商品

在資本主義國家,實質商品變成了炫耀的商品。例如漂亮的房子、豪華轎車、名牌服裝等等。這些都是財富的代名詞。這些是買來顯示身份地位的商品。這就帶出了一個問題:你需要向誰來證明你比他們更好,以及比一般人更有錢?

俗話說「金錢買不到幸福」是一個用來抵消金錢重要性的神話(金錢作為獲得實質商品的通行證,而這些商品本應能帶來幸福)。

我們生活在(或建立)一個絕對精英化的社會,只把名望、社會認可、職業或工作、實質財富、旅行、穿著和永保青春視為成功的變數。

我們是生物學上存在關係的本體,建立關聯,尋求被接受並被納入群體。問題是:我們在哪些規範下建立了包容和接受?如果你為了快樂而決定只關注實質財富,那麼你就犯了一個大錯,偏離了正確的道路。

成功更多的是「表面上的」而不是實際的「存在」。因此,任何實質商品都可能是確認成功的決定因素。

不良態度

如果你有了這種態度,你會更去考慮別人對你的看法,而不是你自己的幸福。從這個意義上說,知名心理學家埃里希·弗羅姆(Erich Fromm)對於「擁有」和「存在」進行了研究。因此,認為你的價值是由你所擁有的一切事物來衡量的,是一種錯誤的信念。

然而,人們在瘋狂賺錢以購買實質商品和獲得認可而進行的競賽中往往忘記的是,你唯一買不到的東西是時間,那是他們用來賺錢和獲得幸福的東西。然而,他們從來沒有達到這種快樂,因為他們沒有足够的時間,他們過著瘋狂的生活節奏。這是一種既美麗又自虐的悖論。

在這方面,你可能會認為,一個有計畫的中產階級家庭可能比一對富有的夫婦更幸福。在社會上,一個偉大的願望引擎是欲望。換句話說,缺乏任何東西都會引起人類的欲望。欲望的態度是執行計畫的巨大動力。我說的是欲望,而不是需求。

生物需求

儘管其他作者從生物學觀點談到了必要性(例如因為口渴而需要喝水),但貧窮階層才是最有需求的人,這一點仍然是事實。換句話說,他們有需求在工作、食物、健康和教育,而不是欲望(儘管這不表示味他們沒有欲望)。

中產階級(主要是中下層中產階級家庭)是那些在短期內欲望最大的人。例如他們想換一輛更好或更新的車子,或者一輛里程數更新的車子。此外,他們還會擔心粉刷房屋,或貸款購買自己的房子和停止租屋。雖然這些似乎不是炫耀性的欲望,但這些欲望是這些社會階層的巨大期望。較高的社會階層往往不重視這些類型的目標。

伴侶旅遊

名利、美貌、金錢,一個不好的命運

如你所見,幸福是一個完全主觀的概念。每個社會,每個社會中的每個環境,每個社會環境中的每個家庭,每個家庭中的每一個人都形成了自己的幸福觀。

社會階層越高,精英主義的水準就越高,因此平庸化也就越高。經濟能力抑制欲望,因此人們失去了抱負,因為沒有動力去獲得。此外,人們的注意力集中在環境的認可上,蓋過了個人價值觀。因此,在「豪華」的社區,人們建立了一種不言而喻的競爭。這種「競爭」是為了最好的豪宅(豪宅,而不是房屋)或名車,顯示你有更高的購買力。

好萊塢

好萊塢明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們獲得了名望、美貌和財富,最後卻因為成癮或嚴重的憂鬱症而接受治療,這種情況在他們成為名人和百萬富翁時就出現了。因為他們成了百萬富翁,但沒有從其他方面豐富自己的生活。換句話說,他們能賺很多錢,但對自己的情感世界關注不够。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一項長期進行的世界幸福研究(持續了80年)證明了這點。為此,專家調查並追踪了3000人一生中的樣本。他們得出的結論是,父母、伴侶、小孩和朋友等情感連結才是真正幸福的來源,而不是金錢。

如果你過於注重名利,你將不可避免地忽視你的情感世界,因為你會失去了應有的關聯和價值。此外,如果你達到了財富、名望和美貌的頂峰,那麼欲望又會留在哪裡呢?

後果

如果欲望和投射的引擎是欲望產生的動力,你用你缺乏的東西來創造欲望,那麼從邏輯上來看,如果你什麼都不缺,就失去了欲望,失去欲望的人就失去了他們存在的焦點。這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這些後果包括成癮,以及取代「缺少」的憂鬱症和自殺。因為這些人不渴望任何東西,因為他們相信自己什麼都不缺,不過他們缺少真愛。換句話說,儘管他們不缺少成功的奢侈品,但他們缺少真誠友誼、伴侶或家庭的真愛。

在負面意義上來說,他們是孤獨的,是對真愛放棄和邊緣化的同義詞。因為他們只重視認可。因此,他們得到了自私自利的平庸感情,而不是深沉無私的感情。

精英理論與書籍

《富爸爸·窮爸爸》(Rich Dad, Poor Dad )《秘密》(The Secret)這類提出人生主要目標的書籍,應該是成為百萬富翁的書。因為這些書的理論建立在精英主義基礎上,而成為暢銷書的書籍。

這些書的重點是流行的意識形態,金錢是幸福、認可和社會地位的同義詞。換句話說,他們試圖界定行為,引導人們實現平庸的夢想。不可否認,這些作者與他們的行為是一致的。因為這些書經由銷售數百萬册的版稅讓作者變得富有。因此,這些書改變了他們的生活,讓他們成名。

在我發展的這個階段,我必須澄清我不反對名譽,我反對濫用名譽。人們喜歡認可,不過,依靠名聲,並把它作為人生的主要目標是另一回事。這是一種非常糟糕的目標。

幸福不止於此,這是一種生活哲學。因為我們知道生活中有美好的一面,儘管困難重重。同時也要知道你有可以依靠的人,還有愛你的人。因此,人們需要明白愛也是幸福的一個成分。

  • VV.AA. Harvard Study of Adult Development. https://www.adultdevelopmentstudy.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