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檢測兒童散光

有散光的兒童會遇到學習上的挑戰和閱讀上的困難。在這篇文章中,瞭解如何檢測兒童散光。

最後更新: 21 二月, 2021

散光是兒童常見的視力問題。事實上,它影響了約15%的人口。大多數病例開始於兒童期或青春期。

這是因為散光與遺傳有關。這些資訊可以幫助診斷,因為它也經常與其他視力障礙有關,例如遺傳性的近視。

問題是,如果兒童的散光沒有及早發現,會顯著影響他們的學習成績。因此,在本文中,我們將解釋散光的相關資訊,以及如何診斷散光。

什麼是兒童散光?

散光是一種屈光不正,就像近視或遠視一樣。屈光不正是視力的改變,眼睛無法將光線準確聚焦在視網膜上。這會導致視力模糊。

在散光的情況下,當一個人試圖聚焦在一個物體上時,不管它有多近或多遠,都會出現困難。換句話說,同樣會影響遠近視力。

散光與近視不同,因為近視會使遠處的物體看起來模糊。就遠視而言,遠視會影響近物的視覺。 重要的是要知道如何區分,因為每個人都需要不同的矯正。

兒童散光與遺傳有關。因此,如果父母有散光,孩子通常可能也有散光。

兒童散光的原因是什麼?

如上所述,兒童散光通常有遺傳因素。換句話說,當父母中的一方或雙方同時有散光時,孩子經常會有散光。然而,也有一些病例沒有已知的家族史,因為遺傳條件不是必需的。

散光兒童的角膜比正常人的角膜平坦。眼球的前部讓光線聚焦在視網膜上。角膜的正常形狀是凹的。

因此,當視網膜是平坦的時,光線不會投射到視網膜上,而是投射到視網膜的前方或後方。在某些情況下,除了角膜的形狀外,水晶體的形狀也會改變。

散光的類型

兒童散光有不同類型,這取決於它是否有其他的屈光不正。為了理解,你首先需要知道眼球的軸線是什麼。如果你從前面看眼睛,一條軸線將眼球從上到下分開。另一個從左到右。

因此,第一種類型的散光是近視散光。在這種情況下,一條或兩條軸線都會像近視一樣聚焦。另一方面,兒童散光也可以遠視。在這種情況下,眼睛對近距離的注意力很差。最後,散光可以混合,將前兩個影像的誤差合併在一起。

兒童散光的症狀

若要檢測兒童散光,注意症狀非常重要。與近視或遠視相比,人們更難懷疑散光,因為散光的症狀不明顯,也不會立即讓課業成績變差。

最常見的症狀之一是課業變化和毫無原因的延遲。孩子可能看起來注意力不集中,甚至可能過度活躍。然而,真正的問題是無法將視覺焦點集中在書本或黑板上的字。

這些孩子經常頭痛,並且傾向於斜視以將視覺焦點集中。另一個典型的姿勢是他們為了看得更清楚而傾斜頭。這會導致他們因過度勞累而眼睛發紅或發癢。

事實上,閱讀興趣低是因為視力問題所致。當這些孩子大聲朗讀時,有些人傾向於跳過整行句子或跳過某些文字。

兒童散光導致的閱讀問題是由於視力問題,而不是智力障礙。

如何診斷兒童散光

若要診斷兒童散光,除了觀察所有症狀之外,還需要帶孩子去看眼科醫生。專業人士會透過一系列輔助方法和測試來檢查視力,並加以診斷。

在眼科檢查中,眼科醫生通常使用不同的鏡片來評估視力的各個方面。一旦他們診斷出散光,很可能會建議孩子配戴眼鏡或隱形眼鏡。但這必須根據具體情況作出决定。

你必須注意,兒童的散光會影響他們的學業。因此重要的是要意識到這些症狀,例如他們的閱讀方式或者他們是否會頭痛父母和老師都有責任發現這種情況,因為他們是最常與孩子相處的人。

您可能會感興趣...
Step to HealthRead it in Step to Health
教養方式:你是哪類的父母?

教養方式代表了父母對孩子的應對和反應。在這篇文章中,心理學家馬塞洛·塞貝里奧(Marcelo Ceberio)談到了現行教養方式的不同類型。



  • Frecuencia de ametropías en niños. (n.d.). Retrieved June 30, 2020, from http://scielo.sld.cu/scielo.php?script=sci_arttext&pid=S0034-75312010000300004
  • Bermúdez, Marta, Yolanda López, and Luisa Fernanda Figueroa. “Astigmatismo en niños.” Ciencia y tecnología para la salud visual y ocular 4.7 (2006): 57-62.
  • Características del astigmatismo en niños. (n.d.). Retrieved June 30, 2020, from http://scielo.sld.cu/scielo.php?script=sci_arttext&pid=S0864-21762019000200008
  • Lee, Jason, and Daniele P. Saltarelli. “Management of Astigmatism in Children.” Practical Management of Pediatric Ocular Disorders and Strabismus. Springer, New York, NY, 2016. 51-58.
  • Zeng, Wen-hui. “Astigmatism on optical quality in young patients with low to moderate myopia.” International Eye Science 18.12 (2018): 2293-2296.
  • Liu, Yanlin, et al. “Evaluating internal and ocular residual astigmatism in Chinese myopic children.” Japanese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61.6 (2017): 494-504.
  • Shah, Rupal L., et al. “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ies for corneal and refractive astigmatism in UK Biobank demonstrate a shared role for myopia susceptibility loci.” Human genetics 137.11-12 (2018): 881-896.
  • Shao, Xu, et al. “Age-Related changes in corneal astigmatism.” Journal of Refractive Surgery 33.10 (2017): 696-703.
  • Garg, Pragati, and Astha Agrawal. “Prevalence of astigmatism in headache.” Indian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Ophthalmology 4.2 (2018): 268-272.
  • Ijaz, Rida, Hijab Ijaz, and Naeem Rustam. “Prevalence of Astigmatism in School Going Children.” Pakistan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 33.3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