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如何治療泌尿道感染

抗生素可以用於治療泌尿道感染,因為病原體通常是細菌。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介紹抗生素治療泌尿道感染的方法。
抗生素如何治療泌尿道感染

最後更新: 19 二月, 2021

醫生經常會開立抗生素來治療泌尿道感染,因為抗生素可以治癒泌尿道感染。經過醫學研究和診斷證明細菌定植後,專家會為患者開立幾天必須服用的抗生素。大多數情況下,這種治療方案是正確而且有效的。

事實上,泌尿道感染是全球普通門診中相當常見的一種疾病。也就是說,抗生素歷來是控制這種情況和預防併發症的有效方法。

泌尿道感染

泌尿道感染非常普遍,尤其是女性。據估計,20%的女性會罹患泌尿道感染,她們一生中至少需要經歷一次抗生素治療。

雖然泌尿道感染在男性中不太常見,但由於不治療而導致的併發症是慢性攝護腺炎。許多男性有泌尿道症狀,但他們不太注意。因此,定植細菌會遷移到攝護腺並定居在那裡,引起嚴重的發炎。

整體來說,統計顯示下泌尿道感染是最常見的。下泌尿道感染發生在膀胱和尿道,而上泌尿道感染則發生在腎臟和輸尿管。

此外,老化似乎也是一個危險因子。進入養護機構的停經後婦女和老年男子感染的機率非常高。

男人

抗生素如何治療泌尿道感染

如上所述,細菌是與泌尿道感染關係最密切的微生物。它們比病毒和真菌產生更多的病例。

在細菌中,大腸桿菌引起的膀胱炎和尿道炎占80%。這種細菌經常棲息於消化系統,特別是在最後一個腸段。因此,同一個人會將細菌傳遞給自己。

對女性來說,這與她們的尿道較短以及泌尿道和消化系統的距離很近有關。此條件有利於大腸桿菌在肛門和尿道口之間通過,並在那裡定植。

其他微生物可引起較小程度的泌尿道感染,其中包括:

  • 奇異變形桿菌
  • 克雷伯氏肺炎菌
  • 糞腸球菌

這些細菌對某類抗生素很敏感。因此,在開始治療前可能需要確定使用哪種抗生素。這種測試會測量病原體對藥物的敏感性,以確定能殺死微生物的正確藥物。

治療泌尿道感染最常見的抗生素

一旦醫學專家確定了病原體,而且抗菌譜確定了這種泌尿系統感染最適合的抗生素,就開始了治療方案。沒有最好的藥物。取而代之的是,處方必須適應每個具體病例。

從這個意義上說,重要的是要考慮到患者的年齡、可能的疾病、過敏以及腎臟系統引起的疾病類型。

那麼最常用的抗生素有哪些呢?

以下,我們將詳細解釋。

青黴素及其衍生物

作為對抗細菌最古老的群體之一,青黴素已經進化了。阿莫西林和氨苄青黴素屬於這個家族,對許多不同的微生物都有效。同樣的,還有頭孢子菌素,例如頭孢氨苄、塞吩頭孢菌素和頭孢曲松。

大多數大腸桿菌變形桿菌對這些抗生素敏感。對於孕婦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因為研究尚未記錄到對胎兒的影響。因此,這些抗生素對孕婦非常安全。

不同藥物

胺基醣苷類抗生素

這個家族以慶大黴素為代表,能對抗革蘭氏陰性菌。這表示它們不會阻止細菌生長,而是殺死革蘭氏陰性微生物。因為這個原因,醫生會開立這種抗生素來治療腸球菌

不過,這種抗生素有許多不良影響,使得某些患者無法使用。由於可能會干擾細胞的形成過程,孕婦和嬰兒不應該使用這種藥物。

奎諾酮類抗生素

隨著時間的進展和新藥的發現,一些新藥逐漸發展起來,成為治療泌尿道感染的首選抗生素。尤其是奎諾酮類抗生素,這種藥物取代了阿莫西林和青黴素。

雖然不一定是科學證實的結果,但這些藥物只需較少的劑量和較短的天數,使其較容易使用。

這個家族的一些成員是諾氟沙星、環丙沙星、培氟沙星和加替沙星。由於其殺菌作用,前兩種藥物是適合治療泌尿道感染。這類藥物的優點是奎諾酮類抗生素强烈集中在它們必須攻擊的組織中。

例如,對於男性來說,這類藥物穿透攝護腺的能力使其成為預防病情惡化的第一線療法。同時,研究發現服用諾氟沙星後,會在尿液中呈現高濃度抗生素

美坐磺胺曲美普林

這種藥物組合本身就被認為是一種抗生素。不過,由於其作用能力僅限於在泌尿道感染中最常見的細菌,因此無法經常使用。然而,如果抗菌譜允許這種藥物,也可以使用這種抗生素。

這種藥物對攝護腺有很好的效果,因此它是繼諾氟沙星之後男性的第二選擇。此外,它的低副作用使其較為安全,幾乎適合任何年齡層和病況。

服用抗生素

治療泌尿道感染抗生素的安全使用

不管感染類型如何,安全使用抗生素非常重要。如果任意服用和開立處方,細菌菌株就會產生抗藥性,治療也變得更加困難。

因此,在緊急病例允許的情況下,諮詢醫生並獲取抗菌譜非常重要。所以,選擇抗生素的選擇是基於其殺滅細菌的有效性以及減少抗藥性菌株的出現。

您可能會感興趣...
科學證明小豆蔻的好處
Step to Health阅读它在 Step to Health
科學證明小豆蔻的好處

小豆蔻是一種具有强烈香味的香料,可用於甜和鹹的菜餚。在這篇文章中,我們想從科學的角度來討論小豆蔻的好處。



  • Orrego-Marin, Claudia Patricia, Claudia Patricia Henao-Mejia, and Jaiberth Antonio Cardona-Arias. “Prevalencia de infección urinaria, uropatógenos y perfil de susceptibilidad antimicrobiana.” Acta Médica Colombiana 39.4 (2014): 352-358.
  • Tandogdu, Zafer, and Florian ME Wagenlehner. “Global epidemiology of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Current opinion in infectious diseases 29.1 (2016): 73-79.
  • Medina, Martha, and Edgardo Castillo-Pino. “An introduction to the epidemiology and burden of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Therapeutic advances in urology 11 (2019): 1756287219832172.
  • Barker, Charlotte I., Eva Germovsek, and Mike Sharland. “What do I need to know about penicillin antibiotics?.” Archives of Disease in Childhood-Education and Practice 102.1 (2017): 44-50.
  • Hanif, Shamayela. “Frequency and pattern of urinary complaints among pregnant women.” Journal of the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pakistan: Jcpsp 16.8 (2006): 514-517.
  • Alinejad, Saeed, et al. “Nephrotoxic effect of gentamicin and amikacin in neonates with infection.” Nephro-Urology Monthly 10.2 (2018).
  • Tayebi, Zahra, et al. “Comparison of quinolone and β-lactam resistance among Escherichia coli strains isolated from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Infezioni in Medicina 24.4 (2016): 326-330.
  • Talan, David A., et al. “Extended-release ciprofloxacin (Cipro XR) for treatment of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 23 (2004): 54-66.
  • Stamatiou, Konstantinos, and Nikolaos Pierris. “Mounting resistance of uropathogens to antimicrobial agents: A retrospective study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bacterial prostatitis relapse.” Investigative and clinical urology 58.4 (2017): 271-280.
  • NEMIROVSKY, CORINA, et al. “Consenso Argentino Intersociedades de Infección Urinaria 2018-2019-Parte I.” MEDICINA (Buenos Aires) 80.3 (2020): 229-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