腸道出問題的六種怪奇徵兆

你有腸道問題嗎?了解一些可能是腸道問題的奇怪警訊,以及如果症狀出現時,你該怎麼做.
腸道出問題的六種怪奇徵兆

最後更新: 01 二月, 2018

你知道腸道毛病的警訊嗎?畢竟,與腸道有關的問題不一定是大家都知道的那個簡單的經典指標:便秘。

特別是,如果我們不清楚腸子到底進行多少身體必備的機能運作。

我們能夠從我們吃的食物中吸收營養以及吸收水、維生素和礦物質等,都要歸功於它們,而且它們在身體的免疫系統發揮關鍵作用

附著在腸道壁中的微生物對我們的健康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它們對抗多種疾病,讓我們保持內部平衡,導向良好的生活品質。

此外一定要記住的是,腸道不僅僅是一個器官,它們分成幾個部份,其中之一是結腸

這就是為什麼保持良好的腸道健康是維持全身健康的代名詞,當然我們每天都應該記住這一點。

而當我們的身體感覺不對勁的時候,千萬不要忽視,畢竟這可能是腸子有問題的訊號。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強烈建議要注意你身體的變化了解下症狀,是確保良好腸道健康的第一步。

腸道問題的怪奇警訊

1.骨骼脆弱

想像一下,有一天你和朋友在山林中散步。突然間,你被石頭絆倒摔了一大跤,結果摔斷你的髖關節。

這嚴重的事件可以歸咎於兩種可能:石頭壞壞,或是令人害怕的經典骨質疏鬆症,尤其好發於女性。

現在想像一下,再下個月你又摔斷另一塊骨頭,這一次是你的腕骨、脛骨或肩膀。

這一定是哪裡不對勁,找出問題在哪裡很重要。

有時候,可能是由於以下原因:你的胃裡產生了過多的胃酸,意思就是,像鈣和鎂等礦物質就不會在你的腸子被正確地吸收了

這問題的另一個重要的思考角度是維生素K,這是由腸道生產的。

如果腸子沒有正常運作,會導致必需性維生素的缺乏 當然,這就是問題了,因為這是維持骨骼強壯又健康關鍵

2.焦慮和壓力大的時期

焦慮壓力

當你腸道中的微生物菌叢失衡,首先會注意到的事情可能會讓你大吃一驚:你的心情。

你可能會想知道,有一條神經從腸道直通大腦,因此,這兩個重要器官之間不斷雙向傳遞信號。

如果你攝取過量的飽和脂肪,在腸道內的微生物菌叢首當其衝地受影響,然後,這就會直接影響你的情緒和心情。

要阻止這種情況發生,你可以改變一些簡單的膳食習慣:

  •  增加新鮮水果和蔬菜的攝取量。
  • 確實大量飲水。
  • 讓克菲爾菌成為你膳食的一部分,這是一種驚人的超級食物,會幫助的微生物菌叢再平衡

3.皮膚瘙癢與腸子的奇妙關係

毫無疑問地,這是一個令人驚訝的症狀,當你遇到時最常想到的會是單純的過敏,但實際上,這是腸子不對勁的一個明確信號

比方說,如果你腸道充滿過度的可滲透性食物顆粒,卻沒能被好好地消化,它們將會進入你的血液。

更重要的是,如果在你身上有過量的毒性,你的免疫系統會產生不良反應。然後它會用瘙癢、發炎和腹脹等方式與毒素對抗

如果你發現上述症狀,應儘速醫。

4.指甲變軟

指甲

柔軟易斷裂的指甲是一個明顯的跡象–你沒有從吃的食物當中正常吸收營養。

大家都知道“人如其食”這句話,然而,其實更準確的說應該是:“人如其腸所食”

如果你的腸道不健康,而且如果腸道中的微生物菌叢數量缺缺或狀態不佳,你將無法有效地消化所吃的食物,因此,你的身體就不可能吸收能維持指甲以及全身強健所需的維生素和礦物質

5.腹脹

有時,我們看著我們的肚子,對於我們如何一下子就胖這麼多完全摸不著頭緒。

然而,腹部腫脹其實不是脂肪–它是被困住的氣體, 這是腸子沒有發揮應有作用的明顯標誌。

這不見得是你的飲食不健康,實際上,有隱性的食物過敏可能才是問題的根源。

請記住,乳製品是一般飲食中最常見的過敏原之一,此外,他們通常是這種普遍存在的問題的背後藏鏡人。

6.白色的糞便

胃痛

如果你發現你的糞便是白色的,你不應該忽視,如果遇到這種症狀,應該儘快尋求專業醫生的意見。

這個問題最常在我們經歷腸躁症的時候出現, 此外,它可能和煩人的不斷腹瀉一起出現。

此外,它也可能由腸道中的微生物菌叢改變以及腸道發炎所引起,然而,它也被認為與更嚴重的肝臟疾病有關聯,那就需要非常特定且截然不同的治療方向。

正如我們所見,這些都是非常具體的症狀,而且非常普遍地連結到其他的問題。

如果你有任何疑問,最好當然是從值得信賴的醫療專業人士尋求意見或釐清問題。

 

您可能會感興趣...
你應該知道的五種肛門癌症狀
Step to Health
阅读它在 Step to Health
你應該知道的五種肛門癌症狀

即使你可能覺得不好意思去看專科醫生,在肛門癌有初發跡象時找醫生診斷是很重要的,特別是當你有直腸的問題。肛門癌是一種無聲的疾病而且沒有肺癌或乳腺癌的高發率,這是你應該小心的。它影響男性多於女性,但女性年齡50歲以上會比較常見。肛門癌的最大問題是,它的發展往往沒有任何明顯的症狀,現在我們來看看一些...



  • Guzmán Calderón E, Montes Teves P, Monge Salgado E. Probióticos, prebióticos y simbióticos en el síndrome de intestino irritable. Acta méd. peruana, Lima 2012;29 (2) http://www.scielo.org.pe/scielo.php?script=sci_arttext&pid=S1728-59172012000200009
  • Martín Jiménez JA, Consuegra Moya B y Martín Jiménez MT. Factores nutricionales en la prevención de la osteoporosis. Red de Revistas Científicas de América Latina y el Caribe, España y Portugal. Nutr Hosp. 2015;32(1):49-55. http://www.aulamedica.es/nh/pdf/9480.pdf
  • Ramiro-Puig, E., Pérez-Cano, F. J., Castellote, C., Franch, A., & Castell, M.. (2008). El intestino: pieza clave del sistema inmunitario. Revista Española de Enfermedades Digestivas, 100(1), 29-34. Recuperado en 06 de mayo de 2020, de http://scielo.isciii.es/scielo.php?script=sci_arttext&pid=S1130-01082008000100006&lng=es&tlng=es.
  • Liu, L., & Zhu, G. (2018). Gut-Brain Axis and Mood Disorder. Frontiers in psychiatry, 9, 223. https://doi.org/10.3389/fpsyt.2018.00223
  • Makki K, Deehan EC, Walter J, Bäckhed F. The Impact of Dietary Fiber on Gut Microbiota in Host Health and Disease. Cell Host Microbe. 2018;23(6):705‐715. doi:10.1016/j.chom.2018.05.012
  • Pincelli, C., Fantini, F., Romualdi, P. et al. Skin levels of vasoactive intestinal polypeptide in atopic dermatitis. Arch Dermatol Res 283, 230–232 (1991). https://doi.org/10.1007/BF01106107
  • Singal, A., & Arora, R. (2015). Nail as a window of systemic diseases. Indian dermatology online journal, 6(2), 67–74. https://doi.org/10.4103/2229-5178.153002
  • Guzmán Calderón, Edson, Montes Teves, Pedro, & Monge Salgado, Eduardo. (2012). Probióticos, prebióticos y simbióticos en el síndrome de intestino irritable. Acta Médica Peruana, 29(2), 92-98. Recuperado en 06 de mayo de 2020, de http://www.scielo.org.pe/scielo.php?script=sci_arttext&pid=S1728-59172012000200009&lng=es&tlng=es.
  • Elizabeth Rajan. Heces pálidas: ¿debería preocuparme? Mayo Clinic. https://www.mayoclinic.org/es-es/white-stool/expert-answers/faq-20058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