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病會增加骨折的風險

糖尿病患者骨折的風險較高。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討論最常發生的骨骼類型,以及預防這種問題的方法。
糖尿病會增加骨折的風險

最後更新: 03 三月, 2021

糖尿病可能帶來的所有併發症中,增加骨折風險是最大的。糖尿病是一種代謝性疾病,但它不僅影響血液中物質的存在。在這種疾病中,血糖增加會伴隨著罹患其他疾病的可能性。

血液循環中糖分的增加會對骨骼組織有多種影響。儘管如此,還是有可能採取預防措施。請繼續閱讀,以瞭解更多資訊。

糖尿病患者的代謝

如前所述,糖尿病是一種代謝性疾病。其主要徵兆是血糖濃度的增加。這通常在空腹時,在吃任何食物之前都會很明顯。

作為一種代謝性疾病,糖尿病不僅影響血糖,還改變脂質、蛋白質和礦物質的平衡。在這種情況下,胰島素是一種改變的賀爾蒙,對許多身體過程產生影響。

眾所周知,這種疾病的併發症與心臟和腎臟有關。然而,它也會影響骨骼組織。骨骼依賴鈣濃度和骨細胞產生鈣的能力。

糖尿病骨折的原因

患有糖尿病的男性和女性都有較高的骨折風險。賀爾蒙的改變、發炎,甚至一些藥物都與這種併發症有關。還有哪些可能的觸發因子呢?

神經病變

長期高血糖會損害神經元的脂肪層。神經,尤其是下肢的神經,開始以一種不太有效的方式傳遞神經衝動。同時,糖尿病神經病變會擾亂平衡,因此患者往往更容易跌倒。

自律神經失調

此名詞指的是神經系統,尤其是自律神經系統的功能低下。這是神經的一部分,調節和控制不需直接和有意識的命令的功能。

當糖尿病患者出現自律神經失調時,很難在站立時維持血壓。因此,他們往往會暈倒並感到頭暈,這往往導致他們跌倒和骨折。

骨質疏鬆症

骨質疏鬆症在糖尿病患者中比在其他人群中更常見。胰島素是一種能刺激組織製造的合成代謝賀爾蒙。由於胰島素無法正常生成,骨骼修復過程就會變慢。

視網膜病變

視網膜病變是糖尿病的另一個主要併發症。位於視網膜的小動脈破裂而不能凝血,因此影響視力。當然,任何視力障礙都會增加跌倒和骨折的機率。

糖尿病患者最常見的骨折有哪些?

在對糖尿病患者進行的幾項研究中,已經能夠確定他們患有骨折的相對頻率。這是很好的,因為可以發現糖尿病患者身體的哪些部位最容易骨折。

首先,在第一型糖尿病的情況下,體內沒有足够的胰島素,所以他們需要更多的外部和人為的補充。患有第一型糖尿病的人往往患有骨質疏鬆症和視力問題。

低血糖症在這種情況下也扮演重要角色,因為許多患者傾向於在一天中的每個時刻混合適當的劑量。你可能已經知道,低血糖會導致頭暈,進而引發意外。

在這種類型的糖尿病中,最常見的骨折部位是髖部和脊椎。這在同時罹患心血管和腎臟疾病的患者中尤為明顯。

另一方面,第二型糖尿病中,最常見的骨折部位是前臂和髖部。儘管這些患者的骨質密度與其他人群沒有太大差別,但專業人士懷疑糖會影響骨骼強度。

糖尿病患者

如何預防糖尿病患者的骨折風險

雖然統計資料顯示,糖尿病患者會增加骨折的風險,但你可以做一些事(除了血糖控制之外)來預防骨折。

如前所述,最重要的是諮詢專家,並遵循他們的建議。患者必須遵循嚴格飲食和服藥來讓血糖濃度保持在正常範圍內,這樣就不會發生心血管和腎臟問題。

此外,運動特別重要。如果你不知道的話,糖尿病會增加久坐不動和肌肉量較少的人骨折的風險。運動有助於糖進入肌肉,增强骨骼組織。

多補充維生素D也是我們必須提出的建議。多數人都喜歡經常暴露在陽光下。不過,當患者的血糖很低,或者如果患者生活在極少出現陽光的寒冷地區,可以透過人工補充藥物來攝取維生素D。

綠葉蔬菜是補充維生素和鈣的好選擇,也可以多攝取乳製品。定期供應這些食物有助於骨骼再生並保持其骨骼密度,因此會降低骨折的可能性。

脆弱骨骼

骨質密度檢查很重要

糖尿病患者除了採取預防措施外,還應進行骨質密度檢查。這項檢查測量了骨質密度,讓患者知道是否因為組織薄弱而導致有骨折的風險。

所有患者都能控制病情並採取自我照護措施。然而,重要的是向專業人士進行諮詢,並採取必要的預防措施來降低骨骼損傷的風險。

您可能會感興趣...
不需用電就能讓黑暗空間更明亮的五種妙招
Step to Health阅读它在 Step to Health
不需用電就能讓黑暗空間更明亮的五種妙招

近年來,節能減碳越來越受重視。因此學習一些不用電就能讓黑暗空間明亮的妙招是個好主意。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分享一些這方面的技巧。



  • Avogaro, Angelo, et al. “Continued efforts to translate diabetes cardiovascular outcome trials into clinical practice.” Cardiovascular Diabetology 15.1 (2016): 111.
  • Velasco, M. Botas, et al. “Actualización en el diagnóstico, tratamiento y prevención de la neuropatía diabética periférica.” Angiología 69.3 (2017): 174-181.
  • Moreno, Luis, and Mayra Guerrero. “Características de la neuropatía autonómica cardiovascular en pacientes con Diabetes Mellitus tipo 2.” Boletín Médico de Postgrado 35.1 (2019): 48-53.
  • Romero-Aroca, Pedro, and R. Sagarra. “La retinopatía diabética e hipertensiva.” Revista COMCORDOBA 14.7 (2018): 382-393.
  • Martínez, Sonsoles Botella, et al. “La paradoja diabética: densidad mineral ósea y fractura en la diabetes tipo 2.” Endocrinología y Nutrición 63.9 (2016): 495-501.
  • Formiga, Francesc, María Daniela Freitez Ferreira, and Abelardo Montero. “Diabetes mellitus y riesgo de fractura de cadera. Revisión sistemática.” Revista Española de Geriatría y Gerontología 55.1 (2020): 34-41.
  • Martínez Laguna, Daniel. Efecto de la diabetes mellitus tipo 2 sobre la incidencia de fractura osteoporótica. 2017.
  • Navarro Despaigne, Daysi Antonia, and Alina Acosta Cedeño. “Osteoporosis y tratamiento para la diabetes mellitus.” Revista Cubana de Endocrinología 30.1 (2019): 50-53.
  • de Endocrinología Diabetes, Asociación Colombiana. “Metabolismo Óseo.” Revista Colombiana de Endocrinología, Diabetes & Metabolismo 4.2 (2017): 89-90.
  • Duran-Agüero, Samuel, Leslie Landaeta-Díaz, and Lilia Yadira Cortes. “Consumo de lacteos y asociacion con diabetes e hipertensión.” Revista chilena de nutrición 46.6 (2019): 776-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