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發現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

11 四月, 2018
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不是新的疾病。然而,因為最近發生的事件,最好能了解這種疾病的相關資訊。例如,這種病毒只能經由直接接觸傳播。

2016年8月25日,在西班牙馬德里,一位62歲的男子死於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CCHF),引起了人們的高度關注。

消息傳到了媒體,西班牙人突然發現一種幾乎沒有人聽過的疾病。

話雖如此,其實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並非新的疾病,這種疾病在西班牙曾經出現過。

目前為止,有另一個人罹患了這種疾病:負責照顧那位男子的護士現在病危。此外,護士現在被隔離。她目前在一個特別的單位受到最好的照顧,並防止這種傳染病擴散。

儘管這個消息令人震驚,專家已經呼籲西班牙人要保持冷靜。此外,雖然有人將這種疾病視為伊波拉病毒,但沒有理由得出這種不合理的結論。

首先,為了平撫西班牙人內心的寧靜,大家應該要了解兩種疾病並不相關。在這樣的情況下,最重要的是要掌握所有可用的資訊,以便了解事情的真相

以下,我們將提供關於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的相關訊息,以防止這種疾病蔓延到其他地方。

什麼是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

世界衛生組織(WHO)將這種疾病定義為一種病毒性出血熱,致死率高達40%。

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

目前所知的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詳細資料:

  • 這是一種病毒,來自布尼亞病毒科(Bunyaviridae)。
  • 這種疾病會透過蜱蟲、蚊子、囓齒動物,以及與受感染的牲畜直接接觸傳染。
  • 只有在與受感染者的血液、分泌物,或其他體液直接接觸的情況下,才會傳染給人類。

這種疾病不會經由空氣傳播,而是透過體液傳播。這解釋了為什麼照顧病患的護士也感染了這種病毒。

  • 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是非洲、巴爾幹半島、中東和亞洲的地域性疾病。在北緯50度以下的國家相當常見。

這種疾病的症狀為何?

人在被蜱蟲叮咬,或接觸到感染這種病毒血液或體液之後,有三天的潛伏期。

  • 潛伏期之後,受感染的患者開始出現疲勞、肌肉疼痛、頭痛、頭暈、頸部僵硬、對光線敏感等症狀。
  • 其他症狀包括肝臟和脾臟腫大、淋巴結腫大、出血、高溫和精神混亂。

如前所述,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的致死率約為40%。許多患者在發病後第二周死亡,但是好轉的患者,在第九天開始會出現恢復的正面跡象。

不幸的是,目前沒有預防這種疾病的疫苗。而且,完全發病的病例非常少

出血熱

我應該擔心嗎?

不必擔心。正如專家告訴我們的,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不容易傳播,而這種疾病在西班牙不是首次出現。

  • 例如,2011年在西班牙卡塞雷斯,在鹿的身上發現該疾病的病原體。
  • 此外,我們應該注意,這種病毒只會在人類身上充分發展,而不是動物。因此,我們在鹿、牛、豬、老鼠等動物身上看不到明顯的症狀。
  • 這就是為什麼最容易感染這種疾病的人,是那些直接接觸牲畜的人。
  • 然而,因為農場定期有獸醫檢查,這種病毒傳播並不常見。

事實上,很少人會直接與分泌物和排泄物接觸,因此衛生專業人員、農場和屠宰場工人罹患這種疾病的風險較高。

總之,我們應該要保持冷靜,並記住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的資訊。

這種病毒如何到達西班牙?

根據馬德里卡洛斯三世醫院的醫療人員說法,病毒已經成為我們面臨的日常風險。這家醫院治療那位受感染的護士

例如,跨國旅行、動物進口,以及全球化創造了一個環境,讓來自其他國家的病原體和傳染因子可以輕易移動。

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

不過,醫療機構已經準備好對抗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

例如,他們目前已經遵照所有協議,已將190名可能與受感染者接觸的人隔離,並接受調查。

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能治療嗎?

正如我們前面所說的,這種病毒沒有疫苗,不過,是可以治療的。

  • 醫生目前正使用利巴韋林(ribavirin)來治療感染,結果非常令人滿意。

最後,最重要的是,本文開始提及的患者是可能因為以往的健康狀況,或者非常微弱的免疫系統而導致死亡。

雖然會擔心是難免的,但你應該保持冷靜,並留意相關資訊

 

  • Whitehouse, C. A. (2004). 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 Antiviral Research. https://doi.org/10.1016/j.antiviral.2004.08.001
  • Leggiadro, R. J. (2017). Autochthonous 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 in Spain. The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 Journal. https://doi.org/10.1097/inf.0000000000001737

  • Ergonul, O., Mirazimi, A., & Dimitrov, D. S. (2007). Treatment of 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 In 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 A Global Perspective. https://doi.org/10.1007/978-1-4020-6106-6_19

  • Bannister, B. (2010). Viral haemorrhagic fevers imported into non-endemic countries: Risk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 British Medical Bulletin. https://doi.org/10.1093/bmb/ldq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