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炎的5種類型及其主要特徵

肝炎主要有五種類型,每種都有其獨特的特點。雖然它們有一些共同的症狀和徵兆,但卻是截然不同的疾病。

最後更新: 24 二月, 2021

本文,我們將介紹肝炎的五種類型,它們都是由病毒引起的。然而,每種類型都有其特點,以與其他類型有所區別。

根據定義,肝炎是某種形式的肝臟發炎。然而,同樣的問題不會總是導致肝炎。事實上,這個器官會因為膽囊過度活躍,在大餐後或因為嚴重的病毒感染而腫脹。

本文,我們將詳細介紹。

肝炎的五種類型

病毒性肝炎可由五種肝炎病毒引起。根據國際分類,每種病毒都是以英文字母中的一個字母來命名:A、B、C、D和E。

以下,我們將介紹感染這些病毒後會發生什麼事。

A型肝炎

A型肝炎是這類病毒感染中最溫和的。這種肝炎經由糞口傳播。換句話說,被感染者經由糞便排出病毒,污染其他人吃的食物或喝的水,病毒就會找到新的宿主。

A型肝炎患者有腸胃炎症狀並影響肝臟。因此會出現發燒、腹痛、腹瀉和嘔吐。

當肝臟發炎時,膽汁停滯無法流通,結果會導致皮膚變黃(黃疸)。這是因為膽紅素滲入皮膚和粘膜,因此眼白也會變黃。過多的膽紅素經由尿液排出,尿液也會變暗。

症狀通常會持續15天左右。雖然這種疾病可以持續一個月或更久,但並不常見。患者一般不會出現任何重大問題,如果沒有脫水,也不會有任何持續性的影響。

最危險的症狀是體液流失,尤其是幼兒。由於傳播速度很快,當封閉場所(例如學校)爆發疫情時,應採取極端預防措施。

A型肝炎會引起腹瀉、腹痛和發燒等症狀。

B型肝炎

B型肝炎是最著名的類型,影響世界各地的人群。這種疾病經由血液和精液等體液傳播,因此專家認為這是一種性傳播疾病。

B型肝炎的長期不良反應相當嚴重。許多患者發展成慢性病,例如肝硬化或肝癌。雖然很難防止這種疾病的發展,但越來越多藥物的出現,可以提高患者的生存率。

免疫和教育是預防的兩大支柱。有許多已開發的疫苗,世界上一些國家已將這些疫苗列入其正式免疫計畫。它的有效性取決於每個病例的建議劑量。

另一方面,著重性話題的預防教育是關鍵。保險套的使用和基本的保護措施是減少這種疾病傳播的關鍵。

同樣的,限制靜脈注射吸毒者共用注射器也非常重要。

C型肝炎

實際上,專家認為C型肝炎不是急性疾病。換句話說,被感染的患者立即罹患慢性病,在確診之前,他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自己被感染了。

通常的傳播管道是通過血液傳播,因為在非專門場所進行輸血或吸毒者靜脈注射使用注射器。不像B型肝炎,性傳播在這種情況下是最小的。

這些患者的治療方法相當複雜。首先,建議的抗病毒藥物非常昂貴。幾乎沒有人能負擔得起所需的所有劑量,因此國家援助或社會工作是不可缺少的。

其次,如果C型肝炎進展和藥物無效,患者將需要肝臟移植。這是因慢性感染而發展為肝硬化或肝癌的人的情況。然而,不是所有患者都能接受這種手術。

D型肝炎

D型肝炎病毒(HDV)是衛星病毒(一種亞病毒因子)引起的疾病。因此要傳播這種疾病,患者或宿主必須感染B型肝炎(HBV)病毒。

傳播可能經由血液或性接觸發生。此外,被感染的母親也可以在子宮內將其傳染給胎兒。幸運的是,B肝疫苗也能有效預防D型肝炎病毒。

專家對D型肝炎的了解較少。在某些情況下,B型肝炎的症狀會因為合併感染而惡化,而在某些病例中卻不會引起注意。

要發展D型肝炎,宿主必須先感染B型肝炎病毒。

E型肝炎

像A型肝炎一樣,這種病毒會沿著糞口途徑,經由食物和水傳播。臨床表現也類似於無需外部干預的腸胃炎。

孕婦可能出現了嚴重的臨床症狀,其中導致肝功能衰竭的侵略性形式較為常見。肝臟不能正常運作,並出現危及母親和胎兒的併發症,例如無法凝血和組織內液體積聚。

所有類型的肝炎都需要醫療護理並可以預防

肝炎有不同類型,但所有類型的肝炎都是可以預防的。基本的衛生和護理措施可以降低感染的風險。

專家認為病毒性肝炎是一種會持續傳播的沈默流行病,因為許多患者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被感染。因此,重要的是讓人們瞭解這些疾病並接種疫苗,以儘量減少傳染的可能性。

您可能會感興趣...
Step to HealthRead it in Step to Health
女性的生理期真的會同步嗎?

人們普遍認為,女人在一起生活時,生理期會同時來。雖然一項50年前的研究證實了此觀點,但仍然沒有確切的證據。閱讀本文,以瞭解更多資訊。



  • Desmet, Valeer J., et al. “Classification of chronic hepatitis: diagnosis, grading and staging.” Hepatology 19.6 (1994): 1513-1520.
  • Florentini, Mariano Quino. “ICTERICIA COLESTASICA ASOCIADA A HEPATITIS A AGUDA.” Revista Médica Carriónica 4.2 (2017).
  • Gaiche, Nuria Suárez, María Jesús Purriños-Hermida, and Anxela Pousa Ortega. “BROTE DE HEPATITIS A EN GALICIA DURANTE 2016-2018.” Rev Esp Salud Pública 94.24 (2020): 13.
  • Quiroz, Jorge Ferrándiz, et al. “Hepatitis B crónica: Actualización en el diagnóstico y tratamiento.” Diagnóstico 56.1 (2017): 17-23.
  • Salleras, L. “Veinticinco años de vacunación sistemática frente a la hepatitis B de los preadolescentes en Cataluña.” Vacunas 18.2 (2017): 59-70.
  • Platt, Lucy, et al. “Needle syringe programmes and opioid substitution therapy for preventing hepatitis C transmission in people who inject drugs.”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9 (2017).
  • Burstow, Nicholas J., et al. “Hepatitis C treatment: where are we now?.”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neral medicine 10 (2017): 39.
  • Arnold, Kate C., and Caroline J. Flint. “Viral Hepatitis in Pregnancy.” Obstetrics Essentials. Springer, Cham, 2017. 59-65.
  • Donnelly, M. C., et al. “hepatitis E—a concise review of virology, epidemiology, clinical presentation and therapy.”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46.2 (2017): 126-141.
  • Ejecutivo, Consejo. Mejora de la salud de los pacientes con hepatitis virales: Informe de la Secretaría. No. EB133/17.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