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影響大腦的四種方式

很多事情都會因為憂鬱症而改變。雖然你可能沒有注意到,但憂鬱症影響大腦的方式有很多種。你的身體經歷的變化是因為化學失調。
憂鬱症影響大腦的四種方式

最後更新: 08 七月, 2020

有時候,憂鬱似乎是一種純粹的情緒狀態,只會影響你的情緒和感覺。然而,那些遭受憂鬱症之苦的人,大腦中也會發生物理和化學變化。這不僅會影響他們的心理健康,也會影響他們身體的其他部分。

這是一個超乎想像的全球性問題。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全世界超過3億多人患有憂鬱症。平均每年約有80萬人因為憂鬱症而自殺。此外,自殺也是15至29歲年齡層的主要死因。

憂鬱症不只是暫時的情緒變化。它對大腦造成的變化使其很難控制。因為這個原因,認識憂鬱症並接受治療非常重要,而不要認為這只是心情不好,會自行消失。

憂鬱症對大腦的生理影響

憂鬱症會直接影響大腦三個部位:海馬迴、小腦扁桃體和前額葉皮質。接下來,我們將更詳細解釋這三個部位的影響。

腦半球

1. 海馬迴萎縮

海馬迴在大腦中央,負責儲存記憶和調節皮質醇的產生。皮質醇是壓力和快樂荷爾蒙

當你遭受憂鬱症等生理或精神壓力時,身體會釋放皮質醇,試圖減輕壓力的影響。然而,如果體內皮質醇濃度非常高,就會引起化學失衡。然後,神經元的產生會減少,海馬迴會萎縮。

2. 前額葉皮質萎縮

大腦前端的前額葉皮層負責調節情緒和創造記憶

前額葉皮質也會因皮質醇過多而萎縮。事實上,專家認為這是導致女性產後憂鬱症的原因。

3. 小腦扁桃體發炎

小腦扁桃體位於大腦下方的顳葉,負責調節快樂、幸福和恐懼等情緒

過多的皮質醇也會讓小腦扁桃體發炎,使它更加活躍,然後會導致睡眠困難和異常行為模式。此外,身體其他部位比正常情況下釋放出更多的賀爾蒙,也會導致其他影響健康的併發症。

4. 缺氧

憂鬱症除了對大腦產生生理影響之外,還會間接引起改變。

研究指出,在憂鬱症期間,身體的氧合作用會減少。但仍不清楚是呼吸方式的改變或是其他原因造成。

氧氣的減少會影響全身細胞,尤其腦細胞可能受到損傷或死亡

憂鬱症影響大腦的方式會如何影響整體健康?

大腦中的這些變化不會立刻發生,不過這些變化是憂鬱症的產物。研究指出,大約8到10個月的時間會導致下視丘和前額葉皮層的萎縮

德國馬格德堡醫院(Magdeburg hospital)的研究員湯瑪斯·佛洛德爾博士(Thomas Frodl)對憂鬱症患者進行了三年的研究。研究發現隨著時間的進展,大腦的生理變化會增加。

憂鬱症影響大腦

憂鬱症對大腦的影響包括:

  • 記憶喪失
  • 神經遞質功能下降
  • 腦部發育停滯
  • 學習能力下降
  • 認知問題
  • 注意力不集中
  • 情緒變化
  • 對他人缺乏同理心
  • 睡眠困難
  • 疲勞

如何治療憂鬱症對大腦的影響

科學研究指出,過多的皮質醇和其他化學物質造成的化學失衡,是導致情緒問題和大腦生理變化的主要原因。

因此,治療目標是調節賀爾蒙的產生。例如,治療能幫助調節皮質醇和血清素。另外,你可以經由藥物或治療來做到這點。即使你已經在服用藥物,也強烈建議進行治療

憂鬱症影響大腦

研究指出,治療有助於改變大腦結構。此外,治療還有助於對抗憂鬱症的症狀。因此如果你認為自己患有憂鬱症,尋求專業協助非常重要。

此外,憂鬱症患者可以自己做一些事,來幫助改善大腦功能和對抗憂鬱症。

  • 控制你的壓力水平。
  • 經常運動
  • 吃健康的食物。
  • 睡個好覺。
  • 避免飲酒和吸毒。

簡單來說,憂鬱症是一種超越情緒波動的疾病。雖然肉眼看不見,但大腦會發生影響患者整體健康的生理變化。

 

您可能會感興趣...
顯現在手上的9種健康問題
Step to HealthRead it in Step to Health
顯現在手上的9種健康問題

觀察手的狀態及外表能夠提供關於我們整體健康的線索,讓我們能夠儘早診斷出各種病症。我們的手比我們所認為的透漏了更多,當然,它們會跟我們說我們也許遭遇到的各種可能的健康問題。因此,請注意下列可以告訴我們多達九個健康問題的癥兆-這些是我們可能會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遭遇的問題。



  • Depresion. Key Fact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8). https://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depression
  • Depression duration but not age predicts hippocampal volume loss in medically healthy women with recurrent major depression. Sheline YI1, Sanghavi M, Mintun MA, Gado MH.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St. Louis, Missouri. (1999).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0366636
  • Valdés, J. L., & Torrealba, F. (2006). La corteza prefrontal medial controla el alerta conductual y vegetativo: Implicancias en desórdenes de la conducta. Revista chilena de neuro-psiquiatría, 44(3), 195-204.
  • Psychotherapy and brain plasticity.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Collerton, D. (2013, September 6). 2013(4), 548 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764373/
  • Stress, depression and brain structure. McEwen, B.S. (n.d.). dbsalliance.org/site/PageServer?pagename=education_anxiety_stress_brain_structure
  • The neurobiology of depression. Eleni Palazidou. British Medical Bulletin, Volume 101, Issue 1 (2012). Pages 127–145, https://doi.org/10.1093/bmb/lds004
  • Neurochemical alterations in frontal cortex of the rat after one week of hypobaric hypoxia. Bogdanova OV, et al. (2014).DOI: 10.1016/j.bbr.2014.01.027
  • Inflammation: A mechanism of depression?  Han Q-Q, et al. (2014). 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2Fs12264-013-1439
  • Depression-Related Variation in Brain Morphology Over 3 Years. Effects of Stress? Thomas S. Frodl, MD; Nikolaos Koutsouleris, MD; Ronald Bottlender, MD. (2008) 65(10):1156-1165. doi: 10.1001/archpsyc.65.10.1156
  • Schecklmann, M., Dresler, T., Beck, S., Jay, J. T., Febres, R., Haeusler, J., … Fallgatter, A. J. (2011). Reduced prefrontal oxygenation during object and spatial visual working memory in unpolar and bipolar depression. Psychiatry Research – Neuroimaging. https://doi.org/10.1016/j.pscychresns.2011.0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