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炎的病因和症狀

喉炎是一種有多病因的病理現象。本文將介紹喉炎的病因及症狀。
喉炎的病因和症狀

最後更新: 12 三月, 2021

喉炎是喉部黏膜的發炎,喉部負責讓吸入和呼出的空氣通過。這是發聲最重要的區域,因為聲帶就在那裡。那麼,喉炎有哪些症狀呢?

西班牙耳鼻喉學會(Spanish Society of Otorhinolaryngology,SEORL)的專家表示,如果患者在短時間內(數小時或數天)復原,這種病理現象被認為是急性的。如果症狀持續三週以上,則為慢性病。

正如本文介紹的,喉炎是一種非常常見的疾病,通常由病毒引起。因此瞭解喉炎的原因和症狀非常重要。以下,我們將介紹你需要知道的一切資訊。

喉炎在一般人群中的盛行率

瞭解喉炎的流行病學,也就是說,它影響了哪些人及其盛行率(特定人群中受感染的人數),以便能加以治療。流行病學研究提供了一系列非常有趣的數據:

  • 急性喉炎占呼吸系統疾病的15到20%。
  • 嬰兒發病率為3到6%。因此,在任何特定時期內,100名6歲以下的人中大約有6人患有這種疾病。
  • 患者的典型特徵是兩歲男性,在秋冬期間患有此病。
  • 急性喉炎有明顯的家族成分。因為根據兒科雜誌的報導,家族中有孩子為患者,其患病的可能性是其他孩子的三倍。

如你所見,這是一種在兒童環境中占主導地位的疾病。這是因為6歲以下兒童的聲門較高,黏膜下纖維組織疏鬆和較少,這些因素使他們容易感染。

男人喉嚨痛

喉炎的病因和症狀

科學研究指出,各種原因都能在人群中產生喉炎。分別是:

  • 傳染性。由病毒(感冒、流感或皰疹)、細菌(黴漿菌或白喉桿菌)或真菌(念珠菌病或麴菌病)引起。
  • 無傳染性。由於過敏、創傷、藥物治療或自體免疫疾病。

病毒性喉炎

幾項研究指出,副流感病毒1型、2型和3型占所有病例的65%。此外,常見的病原體是A型和B型流感病毒(引起流感)和幾種腺病毒。

這些病原體與上呼吸道感染有關,導致流感的典型臨床表現。其中包括:

  • 發燒
  • 喉嚨乾澀
  • 吞嚥障礙(吞嚥困難)
  • 呼吸困難和持續咳嗽
  • 頸部淋巴結腫大
  • 耳痛

這些症狀是因為咽部黏膜發炎,咽部黏膜呈紅色水腫,換句話說是細胞外液積聚。在治療方面,患者應該讓喉嚨休息並服用退燒藥和止痛藥。

在急性情況下,這種疾病會自行痊癒。事實上,幾天後就會消失。免疫系統會對抗病原體,不會留下持久的影響。

細菌性喉炎

此類型不像病毒性喉炎那樣常見。根據不同的文獻來源指出,這種變異也會自行並快速痊癒。

最常見的病原體之一是黴漿菌,其中有100多種不同的種類。這些症狀與我們前面提到的症狀非常相似:發燒、乾咳、吞嚥疼痛和發聲困難(聲音的某些聲學特性發生改變)。

在這些情况下,治療以抗生素為主。紅黴素、克拉黴素或阿奇黴素都能有效殺死喉部的細菌。

非傳染性喉炎

這種疾病的一些病例不是致病性的,這表示喉炎不是微生物引起的,而是周圍環境造成的:

  • 過敏吸入過敏原後聲帶和喉黏膜的急性發炎。它會引起各種症狀,包括清喉嚨到嚴重的氣道阻塞。
  • 吸入。喉部組織直接接觸有害元素,例如煙霧或非常熱的空氣。這在火災倖存者或消防員中相當常見。
  • 外傷或大叫。由於聲帶發炎或持續過度用力而引起的喉部刺激。
有喉炎的女人

注意事項

這些呼吸道疾病常見於嬰兒。但不必擔心,因為通常會自行痊癒。但如果症狀持續兩週以上,就必須就醫。

本文從簡單的病理學角度解釋了喉部損傷有很多原因,包括感染或受傷。然而,它們都會引起一些常見的症狀,例如發聲困難和乾咳。

由於傳染性變異是最常見的,它們經由直接接觸或液體吸入在人群之間傳播。因此表現出一定的流行病學模式,在冬季和秋季達到高峰。

您可能會感興趣...
萊姆病的治療方法
Step to Health
阅读它在 Step to Health
萊姆病的治療方法

萊姆病是一種最初只會引起皮膚紅斑的感染。但如果不治療,可能會導致嚴重的併發症。閱讀本文,以瞭解萊姆病的治療。



  • Laringitis agudas de adulto, Hospital de Mérida. Recogido a día 12 de agosto en https://seorl.net/PDF/Laringe%20arbor%20traqueo-bronquial/102%20-%20LARINGITIS%20AGUDAS%20DEL%20ADULTO.pdf
  • Tapiainen, Terhi, et al. “Finnish guidelines for the treatment of laryngitis, wheezing bronchitis and bronchiolitis in children.” Acta Paediatrica 105.1 (2016): 44-49.
  • Basanta, M. A. (2003). Laringitis aguda (crup). An pediatría [Internet]1(S1), 55-61.
  • Alvo, Andrés, et al. “Conceptos básicos para el uso racional de antibióticos en otorrinolaringología.” Revista de otorrinolaringología y cirugía de cabeza y cuello 76.1 (2016): 136-147.
  • Stachler, Robert J., and James P. Dworkin-Valenti. “Allergic laryngitis: unraveling the myths.” Current opinion in otolaryngology & head and neck surgery 25.3 (2017): 242-246.
  • Temprano, M. M., & Hinojal, M. T. (2017). Laringitis, crup y estridor. Pediatr Integr21(7), 458-64.
  • Bustos, M. F., Guzmán, M., & Galeno, C. (2014). Laringitis aguda obstructiva o crup viral. Rev. Hosp. Clin. Univ. Chile25(3), 253-257.
  • Adetona, Olorunfemi, et al. “Review of the health effects of wildland fire smoke on wildland firefighters and the public.” Inhalation Toxicology 28.3 (2016): 95-139.
  • Garate, A., Valenzuela, P., & Casar, C. (1987). Laringotraqueobronquitis aguda bacteriana. Revista chilena de pediatría58(6), 472-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