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患有憂鬱症,散步能改變你的大腦

03 四月, 2018
運動要適度而持續。如果你有憂鬱症,透過運動,能幫助你感覺好一點。每天散步半小時,就能為你提供這些好處。

當你罹患憂鬱症時,你的世界會用不同的速度前進。當你的大腦經歷這個過程時,你的活動能力會降低許多,並會減少神經連結。

伊利諾大學所做的一項研究顯示,杏仁核這種作為情緒哨兵的結構,在憂鬱狀態下的運作水準很低

這些功能都有一個非常明確的目的:迫使你專注於自己。你用最小的水準運作,允許自己分析你的內心世界,理解並解決它。

但這並非容易之事,憂鬱症不像流感或感染那麼容易治療,為了克服這種疾病,你必須用不同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首先,在你的醫師建議之下,你可以使用藥物治療,並用一些適當的療法作為輔助。

神經科醫師也經由神經元的神經可塑性來探討這個過程。

體驗新的刺激,以及強烈而有意義的新感覺,可以「重新活化」你的神經連結。像每天在戶外散步這樣簡單的事,也非常有療效。

今天,我們想與你探討這些資訊,值得注意。

如果你得到憂鬱症,別忘了去散步

伊利諾大學的精神病學家朗根艾克(Scott Langenecker)解釋,經常引發憂鬱症的因素之一是「反芻思維」。

人們會經歷某些時候,沉迷於負面或宿命論的思想

  • 這就像一段無止境的副歌。負面想法不斷往上堆疊,直到最後,已經產生了宿命的情感過程,讓你陷入自己的黑洞

一成不變的生活、生活在狹小的空間裡、甚至一直和同一群人在一起,都能進一步激化成這種「反芻思維」。

都市環境的憂鬱症,可能比小城鎮或更接近大自然的鄉村更為常見。

頭痛

  • 我們不可能放下一切到山上生活,你只需要抽出幾個小時,讓自己簡單的與大自然連結。
  • 如果你患有憂鬱症,每天到公園、森林或海灘散步。選擇任何容易行走的綠地。

以下是你幾天後會發現的事。

你的情緒變化

當你做一些運動時,即使是半小時的散步,你的大腦也會釋放出腦內啡。

  • 腦內啡和大腦內的受體相互作用,能減少你對悲傷、負面,甚至疼痛的感知。
  • 如同神經科醫師解釋的,腦內啡提供愉悅的感覺,許多人形容為「跑步者的興奮」。
  • 這是一種正面及充滿活力的感覺,觸發強迫症和宿命論思維的中斷,有助於將許多事情更仔細的思考。

促進神經連結

我們之前提過,神經元的中斷和憂鬱之間有關聯,並了解適度而有規律的運動,能提升你的大腦機能。

大腦神經元

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是以各種方式實現的。

  • 首先,所謂的「神經細胞再生」,會創造新的腦細胞。
  • 你的心跳頻率會得到調整,大腦獲得更多氧氣,也有助於更愉悅、正面、激勵的神經化學物質的釋放。
  • 這些所有內在的「化學變化」,創造了全新細胞,並支持更強健的神經連結。

這些好處不會馬上就顯現出來。你必須保持每天運動的習慣。

每天散步半小時,記住這些都是「屬於你自己的時刻」。

愉悅的時刻。

散步能增強創造力

健行

你可能想了解,當你罹患憂鬱症時,創造力如何能夠幫助你。信不信由你,這種強大的激勵改進能力,將幫助你找到一條更正面的道路,讓你復原。

散步能讓你放鬆,你每走一步路,吸一口新鮮空氣,都會刺激你的大腦

  • 這是關於與你自己和你的幸福的時刻,有那麼多事情突然間出現,反過來說,你會思考一些新的想法。
  • 正面思考是一種打破枷鎖的方法,這個枷鎖囚禁你,使你陷入憂鬱狀態
  • 當你散步時,你可能會有新的想法。這種創造力不一定與藝術有關。我們曾討論過,那些創造力是能幫助你脫離黑洞的個人獨創性。
  • 克服憂鬱並不容易,但是,一個新的夢想、一個計劃、一個願望,以及一個改變一切的決定,總有一天會出現。

實現這種小小的改變是值得的,如果你有憂鬱症,出去散步,會讓你的大腦開始逐漸癒合。

 

  • Jacobs, R. H., Barba, A., Gowins, J. R., Klumpp, H., Jenkins, L. M., Mickey, B. J., … & Hsu, D. T. (2016). Decoupling of the amygdala to other salience network regions in adolescent-onset recurrent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Psychological medicine, 46(5), 1055-1067.
  • Stathopoulou, G., Powers, M. B., Berry, A. C., Smits, J. A., & Otto, M. W. (2006). Exercise interventions for mental health: a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review. Clinical psychology: Science and practice, 13(2), 179-193.
  • Robertson, R., Robertson, A., Jepson, R., & Maxwell, M. (2012). Walking for depression or depressive symptom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Mental health and physical activity, 5(1), 66-75.
  • Boecker, H., Sprenger, T., Spilker, M. E., Henriksen, G., Koppenhoefer, M., Wagner, K. J., … & Tolle, T. R. (2008). The runner’s high: opioidergic mechanisms in the human brain. Cerebral cortex, 18(11), 2523-2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