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女人該知道的 4個抑鬱症的真相

2 月 6, 2018
女性一生會經臨許多次荷爾蒙起伏,這讓我們頻繁地暴露於不同類型抑鬱症的影響。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應對抑鬱症盡可能獲得更多了解。

抑鬱症,或稱憂鬱症。當今,相關問題的談論已相當普及。我們常輕描淡寫,卻忽略了問題實質的重要性。這裡,我們將一瞥抑鬱症的真相,幫助您瞭解,並有助評估自身心理健康。

多數人不知道,現行抑鬱症分為許多不同的類型。曾幾何時,每個人都曾以一種獨特的方式來經歷它。

首先,我們該注意,不管身臨或談論到抑鬱的問題,千萬別輕忽其嚴重性。抑鬱症不是無病呻吟,它確實存在,別把它看成是個人–個性上的軟弱、心理的缺陷或是缺乏勇氣的寫照。

抑鬱是一種須由專業人士治療的疾病(失調症),理想情況下,治療者與被治療者能建立良好穩固的連結,以確保治療過程不會遭受他人誤解、被孤立或被邊緣之情形,方為最為妥善之治療

多數人可能未意識到,男性、女性皆有可能經常性患上抑鬱,且不同性別間常會有不同類型的經歷。

一般來說,在社會文化、習俗等壓力下,男性較女性更不願尋求幫助。

畢竟,一般人對於內在的感受,如心理不適、對事物的冷感,或失去過往樂趣等,往往不易做出好的表達,然而,這些都是抑鬱常見的徵狀。有時候,各種外顯的抑鬱表徵中,像是患者失去昔日的活力等,原因幾乎無從解釋。

男性出現抑鬱的期間,據相關報告指出,最常見的反應是–試圖去解決、擺脫這個問題。多數人僅想透過一個簡陋的補丁去蓋住這項情感破口,並寄望它最後會自動消失。

另一方面,女性往往有更多資源、工具來處理及管理情感,可能因為女性更頻繁於從事社交活動,能夠妥善表達自己的情緒、並抒發情感。

雖然如此,普遍上女性還是有更多抑鬱的傾向。

關於抑鬱症對女性影響,這裡我們將花一些時間探討其細微差別。

1. 抑鬱症–遺傳因素:是風險,但非絕對

抑鬱症的遺傳因素

根據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賀福特博士(Fumiko Hoeft)的說法,母親能將某種抑鬱症基因(遺傳物質)遺傳給女兒。

詳細而論,女兒會遺傳到與母親相仿的大腦結構,文獻中指出,大腦的皮質邊緣系統–負責管理人們對壓力產生反應的區域–母女間具有相似的結構以及相似之腦內連接模式。

但是,事實上若一名女性患有抑鬱症,並不意味著她的女兒,在生命某些時刻,也會產生同樣的問題。

  • 科學研究顯示,會有較高的風險及可能性。
  • 但是,這種遺傳因素必須與其它(重要)因子同時考量,例如單一個體接觸到的社會環境,以及他們因應生活中遇到的各種好、壞經歷的方式。

2.抑鬱確實「傷人」-痛苦的確存在

生裡症狀

為何會飽受一種說不出的頭痛之苦?

當有女性為抑鬱所苦,周遭的人(或整個社會)若僅把它概括為為「悲傷難過」,是很令人遺憾的。

悲傷的情懷確實為抑鬱情況的真實寫照之一。然而,要知道的是,這種情緒狀態僅佔抑鬱症所有情緒歷程的一小部分。

事實上,在某些期間,抑鬱者甚至不會感到悲傷。實際上她可能面臨憤怒、不安、無法控制情緒…等諸多感受。

女性抑鬱症中最常見的並不是悲傷情緒,反之,常見的往往是不帶任何情緒-是僅在生理上的痛苦。

讓我們進一步檢視抑鬱的典型症狀:

  • 失眠
  • 過度疲勞
  • 肌肉痠痛
  • 頭痛
  • 對疼痛敏感
  • 消化問題
  • 短期記憶的喪失
  • 體重突然增加或減少

3.某些類型的抑鬱僅女性會經歷

女性抑鬱症

除了上述典型徵狀,某些類型的抑鬱症女性才會經歷。但是,如文章開始時所提及,個體間仍會有其個別、獨特的抑鬱狀況。

以下是女性常見的抑鬱症類型:

經前不悅症(Premenstrual dysphoric disorder, PMDD)

多數人熟悉「經前症候群」(premenstrual syndrome)這個名詞,它會在月經來的前幾天出現,導致經常性的情緒變化或煩躁。

  • 相較之下,經前不悅症(PMDD)病徵較為嚴重。
  • 不幸的,它恐伴隨著自殺的念頭、也可能引發關節和肌肉劇烈疼痛。

產後抑鬱症

產後抑鬱症,有時被稱為「育嬰抑鬱症」(baby blues),常為女性間的禁忌話題,然這種徵狀卻相當常見。

女性的母職(母性發揮),與其幸福感、滿足感有很大的關聯。這也是為什麼產後抑鬱的探討仍存在其隱晦、晦澀之處,因其症狀恐讓患者受到旁人的誤解,甚至拒絕。

產後抑鬱通常伴隨焦慮和疲憊感,加上若是新手媽媽,還會面臨唯恐不能勝任母職–一種極大的責任感。

停經期的抑鬱

停經期,或稱過渡更年期是女性一生中會面臨到的階段,然它也可能帶來極大的挑戰。

情緒的波動、身體出現潮熱、心理煩躁不安、焦慮、無法享受任何事物,這些感受在這個階段都相當常見。

因此,在更年期期間,同時患上其他類型抑鬱症的風險也隨之上升。

4. 個體及社會(周遭)環境因素

支持性網絡

無論男女,每個人都需要強大的社會網絡後盾。我們都需要身邊的人的理解,幫助我們管理、對付抑鬱時期。

然而,在與抑鬱搏鬥時,許多女性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有太多人依附她。

有極大比例的婦女發現自己正擔當照顧者的角色,她們往往成為他人(親人)經濟上、疾病照顧上的的支柱。

其他情況下,女性得全權負責子女的養育、照顧,並自認需為家庭成員的情感聯繫負責,她們擔心,若沒能扮演好這個聯繫的腳色,家人間的情誼就無法維持,過往的努力、家庭的和諧將受到波及。

面臨如此窘境,導致這些婦女不能取得她們所需要的協助因她們沒有足夠時間去尋求幫助,甚至,無法發現自己有這樣的問題,枉論接受治療,或對於(心理)的困境做適當處理。

這就是為何有些女性,會安慰自己說「靠吃藥就好了」。

但是,這裡必須解釋清楚:不論倚靠何種藥物,試圖去控制生命中面臨到的(身理還是情緒上)磨難–總是不夠的,我們得考慮其他策略,確保自己隸屬一個能包容、理解(具支持功能)的社會網絡,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生活中各種抑鬱症狀令人不堪其擾。無論是身臨其中,或是為幫助、支持身邊正在經歷的人,實在輕忽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