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3歲戰勝癌症但無力抵抗校園霸凌

12 五月, 2018
伯達妮的案例顯示,校園霸凌可能比癌症及其後果更加嚴重。我們要關注問題的根源,才能解決霸凌問題。

父母最害怕的是小孩罹患癌症,此外,治療、副作用、後遺症,這一切都讓父母感到害怕,而不只是可能死亡而已。

儘管如此,每天都有許多小孩展現出有能力克服癌症的決心,雖然罹患癌症是一個很大的障礙

不過,也有其他一些情況可能會讓小孩被擊倒,伯達妮(Bethany)的情況就是如此。

這位11歲的小孩成為校園霸凌事件的受害者多年之後,她決定自殺,校園惡霸總是在觀望,希望能霸凌一些與他們不同的學生,伯達妮就此成了一位完美的受害者。

伯達妮三歲就罹患癌症,從此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記:歪嘴

這足以讓一些同學開始無情的嘲笑她。

她已經盡可能忍耐了,她告訴父母關於學校霸凌的事,雖然經過校方和父母的努力,但沒有任何改變,然後她決定自殺。

校園霸凌

伯達妮和朋友用海報申訴霸凌行為

在如此小的年齡,從這麼嚴重的疾病中恢復,實在令人心疼。

當你罹患癌症,每分每秒都是死亡搏鬥,你很快就會了解,你必須正視生活,如果有人在這段旅程中支持你,那就更好不過了。

因此伯達妮厭倦了其他學生的嘲諷之後,開始向最好的朋友求助。她們手持海報,上面寫著「朋友,不是虐待者」,學校董事會終於徹底的聽見了她們的心聲。

學校不否認霸凌的存在,現在已經非常明顯了,答案很清楚:學校無能為力

伯達妮的舉動讓父母意識到這個問題,他們與學校聯絡,希望校方可以多關照他們的女兒。

校園霸凌

然而根據校方的說法,他們在伯達妮和朋友的抗議舉動之前就意識到霸凌的問題,不過校方不知道如何處理,學校的聲明證實了這點。

他們從未想過霸凌對伯達妮造成的痛苦

因此,伯達妮了解校方如何忽視她的抱怨之後,她回到家時可能已經下定決心,她知道繼父有槍,於是拿著槍結束了生命。

校園霸凌比手術、化學治療或放射治療更加痛苦,而那種歪嘴的笑容充滿生機,那是打倒腦瘤的結果。

朋友攻擊她,學校譴責她孤僻,以及整個系統的失敗,讓霸凌者得以繼續欺負她,伯達妮眼中的光芒因此熄滅了。

校園霸凌: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

校園霸凌

根據非政府組織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的統計,在西班牙有9.3%的兒童承認受到校園霸凌,而6.9%的人表示自己是網路霸凌的受害者。

這讓我們想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

令人驚訝的是,在兒童和青少年都能夠接觸到的網路世界裡,網路霸凌受害者與校園霸凌受害者有一樣的遭遇,他們被認為是不正常的人。

老師們表示,他們不可能實施大班級的教育,這會增加官僚的義務,以及要求高但缺少參與的家庭

老師們的條件與工作時間幾乎無法為學生提供堅實的價值觀,另一方面,老師們不認為這是他們的職責,或者他們適合這樣做。

兒童的價值觀

也許現在是時候改變校園霸凌現象,並讓校園惡霸傾聽自己的聲音。

一個十歲的孩子想霸凌別人該怎麼辦?他們為什麼試圖欺負別人來成就自己?霸凌者不會因為內心憤怒而受苦嗎?

忽視問題的根源是無法解決問題的。

如果我們關注並建立一個學校和家庭得以發揮的系統,就能設計出一個全面的照顧計畫,以終止校園霸凌,這是一種比癌症更可怕的災害。

 

  • Sharp, S., & Smith, P. K. (2002). School bullying: Insights and perspectives. Routl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