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對憂鬱症患者說這些話

25 三月, 2018
因為你不知道患憂鬱症的人正在經歷些什麼,永遠不要質疑他們當前的狀態或不重視他們所經歷的一切。

給予患憂鬱症的人支持並不簡單,有時你會想和那個人保持距離,而不會去冒險說或做一些可能會使情況惡化的事情,但千萬別這麼做,因為那些正在經歷這些困難的你的朋友或親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還需要你的幫助。

你需要記住一點,一些善意的話語對憂鬱症患者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意義,在這種情況中,一個人最不希望有的感覺就是覺得自己的情緒狀態被誤解。

那些你不應該和憂鬱症患者說的話有:

“你為什麼就不能快樂點?”

憂鬱會使人產生扭曲的世界觀,讓你從消極或悲觀的角度看待一切,提及快樂可能會令人望而生畏,如果他們當時感覺不到快樂,這甚至會讓他們失去希望。

對於憂鬱症沒有快速的解決方法,堅持或盼望一個突然的改變甚至會加劇失望和失敗的感覺。

“憂鬱症有藥物和治療的方法”

有些人會害怕尋求幫助,因為這種病通常與精神疾病關聯在一起,他們可能不想暴露他們的感受,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只有高生產率的人才會被重視的文化中。

由於對藥物的依賴或副作用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藥物可能成為壓力的主要原因,所有這些結合起來,形成了一種恐懼,害怕改變他們的基本心理或害怕“失去”自己。

永遠不要強迫別人去看醫生,但是你可以向他們提出接受治療的這個選擇。

大多數情況下,他們需要的只是一點時間,然後他們就會願意邁出這一步。

“想著去克服它”

沒有憂鬱症的人無法體驗他們身體上或心理上的能量下降,但這兩種症狀在憂鬱症患者中很常見。

你的想法可能很好,希望幫助他們振作起來,去做一些讓他們開心起來的事情,比如外出旅行,或者嘗試一些有趣的東西。這些聽起來都很可以理解,但對於憂鬱症患者來說,這實際上會加劇他們的絕望程度,沒有人比他們更想克服這些感覺,但他們並不知道如何去克服。

他們的情緒、想法和行為都超出了他們的控制範圍,如果他們有嚴重的憂鬱症,就更是如此了。

“沒有這麼糟,其他人正經歷著更糟糕的情況呢”

沒有人願意被比作生活在戰區的飢餓兒童,也沒有人想要和一個身患絕症的人相比。那麼為什麼你要強迫一個憂鬱的人去思考這個問題?你真的認為這會讓他們感覺更好嗎?

患有憂鬱症的人往往會有精神病或妄想的想法,當你堅持以他們為例來談及他人的生活時,他們通常只會感覺更糟。

即便你的出發點是好的,你這麼說並不會有任何收穫的。

“明天會更好”

這種情況並不是一夜之間就會消失的,這種錯誤的期望只會進一步打擊那些憂鬱的人,只有親身經歷過憂鬱的人才能正真體會那種痛苦、煎熬和絕望的程度。

只要有適當的醫療方法,就有可能克服憂鬱症,但這需要時間。說出這類的話只會讓他們感到更不舒服和無能為力。

“這是你自找的”

人們總是根據自己的意見或看法做出評價,但當你只依賴於自己的個人價值觀,缺乏信息,或者對這個主題的無知的時候,這可能會成為一個嚴重的錯誤。

人類把憂鬱與罪惡聯繫起來已有幾個世紀了。

人們認為這種情況是對違反“神”律法的人的懲罰,還有一些人,當談及憂鬱症時,會提到罪惡和懲罰有關的話題。

這種態度會帶來嚴重的負面後果,只會使憂鬱的人的狀態嚴重惡化。

“別這麼消極”

和憂鬱症的人相處是很困難的,他們的消沈和憂鬱的情緒會“擊倒你”,因此許多人會本能地轉身離開,有時候,有些人會直接公開表達出憂鬱的人所帶給他們的焦慮。

沒錯,毫無疑問,他們的情緒對你沒有任何幫助,但是,對那些患憂鬱者的人來說,這讓他們感到孤獨,只會增加他們的負面情緒

你能做的最好的方法就是給予支持,盡你所能找到合適的資源來解決這個問題。

切勿忽視憂鬱症的嚴重

不,憂鬱症並不純粹是心理上的,也沒有特定的時限可以治癒,它甚至可能沒有一個確切的原因。

說到來,憂鬱就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因素,讓一個人不再能夠看到生活的意義,或許是因為家庭原因、親人的離去、工作上的失敗等等所導致。

然而,毫無例外,患憂鬱症意味著每天都要面對生存的困難,當你聽到這些話語的時候,記住這一點,因為現在你知道它們並不會帶給憂鬱症患者任何幫助。

 

  • Stice, E., Ragan, J., & Randall, P. (2004). Prospective relations between social support and depression: Differential direction of effects for parent and peer support?.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113(1), 155.
  • Nasser, E. H., & Overholser, J. C. (2005). Recovery from major depression: the role of support from family, friends, and spiritual beliefs. Acta Psychiatrica Scandinavica111(2), 125-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