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性慾增加的原因

10 十月, 2020
一般來說,陽光和高溫會促進性慾相關賀爾蒙的產生和分泌。你想知道更多嗎?本文我們將告訴你為什麼夏天會增加性慾。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分享夏天性慾增加的原因。

夏天能促進性慾有很多的原因,我們將其分為兩大類:社會職業性和生理性。

社會職業因子

許多社會職業因子都會在夏季促進性慾。例如在夏天,多數人有更多的空閒時間和更少的工作。反過來,這會改善人際關係,增加見面機會。其他因素包括:

  • 由於人們在夏天有較多的旅行,導致他們可能會遇到喚醒性慾的人。
  • 遠離我們平常環境的動機,讓人們更大膽和堅定,更少的壓抑和偏見。
  • 在夏天,有許多音樂會和海灘派對,還有許多其他的場合,這些都是激發性慾的絕佳機會。
  • 更有彈性的時程讓人們可以放鬆,因為他們不必管鬧鐘,可以晚點就寢,讓他們的慾望自由支配。
  • 人們在夏天會穿更暴露的衣服,把在一年中其他時間隱藏的身體部位暴露出來。
伴侶游泳

閒暇時間、社交聚會,甚至夏天服裝,都會導致人們在夏天的性慾增加。

生理因子

身體功能主要是經由賀爾蒙調節、影響或調整內分泌系統。性慾也是如此。

一般來說,陽光和高溫會促進性慾相關賀爾蒙的產生和分泌,因此夏天會增加性慾。

陽光能產生人體90%的維生素D。《國際內分泌學雜誌》上發表的一項研究指出,攝取充足維生素D的男性,體內的男性賀爾蒙睪固酮的濃度較高。

其他生理因素包括:

  • 女性在排卵期會增加雌激素和黃體素,導致性慾增强,發生性行為的可能性增加。在高溫和陽光的影響下也會發生類似的事情。
  • 人們在夏天做更多的運動,導致「快樂荷爾蒙」血清素濃度增加。是除了陽光和高溫之外,另一個影響因素。
  • 影響性慾的費洛蒙在夏天也會更加活躍。
  • 在夏天,運動、陽光和高溫會增加催產素和腦內啡。
  • 白天時間的增加,使得褪黑激素(調節睡眠和生理時鐘的賀爾蒙)濃度下降,顯然也會促進夏天性慾的增强。
  • 專業人士認為室外高溫是性慾的燃料,因為它有利於產生體內的熱量,進而產生慾望。
  • 醫學雜誌Duodecim在其出版品中表示,由於陽光會影響人類的警覺性和能量,可以增加性活動。
伴侶上床

根據一些研究,陽光及其在體內產生維生素D的能力,是夏天性慾增加的原因之一。

內心的渴望

性慾會啟動大腦神經區域,這些區域在滿足後就會關閉。邊緣系統負責啟動和抑制性慾。邊緣系統是由下視丘調節,在陽光充足的白天,例如夏天,它會充分發揮作用。

下視丘還負責控制情緒、心率和血壓。這些大腦區域調節人們經歷環境的情緒效應,也可以影響性衝動。

性慾可以自發和無意因為外界的刺激而產生,或者被我們的想像和幻想喚醒。

男女的性慾

性慾是由男女不同的刺激所引發的。每個男人和女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因此可以用不同的東西刺激他們,但必須考慮到一些與性別有關的問題。

女人的性慾

女人的性慾非常複雜,而且最重要的是,非常微妙。它是非常隨性的,經由內部刺激,例如幻想,或外部刺激,例如觸摸或親吻。

聽覺似乎扮演重要的作用。性慾的刺激來自語言、悄悄語和喘息聲。女人的情緒也會顯著影響性慾。壓力和疲憊讓女性更難感受到性慾。

男人的性慾

對男性來說,視覺刺激,以及想像力和性幻想較為重要。男人的性慾通常在性接觸之前表現出來。因此,性慾開始於一個更高水準的喚醒。

人們經常把慾望與勃起關聯起來,勃起是男人在射精前保持性慾的因素。

這些是夏天性慾增加的原因:溫度升高和日照時間增加會影響荷爾蒙和介質的合成,提升情緒,並使人們更容易在夏天發生性關係。

  • Brotto, L. A., & Smith, K. B. (2013). Sexual desire and pleasure. In APA handbook of sexuality and psychology, Vol. 1: Person-based approaches. https://doi.org/10.1037/14193-008
  • O., K., & L., V. (2013). [How does summer affect sexual desire?]. Duodecim; Lääketieteellinen Aikakauskirja129(13), 1375–1378. Retrieved from http://www.embase.com/search/results?subaction=viewrecord&from=export&id=L369646197
  • Tirabassi G, Sudano M, Salvio G, et al. Vitamin D and Male Sexual Function: A Transversal and Longitudinal Study. Int J Endocrinol. 2018;2018:3720813. Published 2018 Jan 8. doi:10.1155/2018/372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