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該知道的中風徵兆

14 六月, 2019
腦中風與高血壓、靜態少動的生活方式以及體內過多的自由基有關。

如果我們抽菸、喝太多酒並承受很大壓力的話,我們也會是中風的高風險族群。

在這篇文章中,我們會告訴你中風的重要徵兆。

關於中風你該知道什麼

血液沒有正常流入大腦時,細胞就無法接收到它們正常運作所需的營養物質和氧氣,因此就會死亡。

腦血管疾病是西方世界第三大死因,也是導致永久性殘疾的首要原因,同時還是老年人神經缺陷的誘發點之一。

根據大腦受影響的區域不同,中風可劃分為以下幾種:

缺血性的

血管

這種類型的中風也稱為閉塞性發作或腦梗塞,這是當腦部突然失去血液供應時發生的。

這是由於某些負責將血液帶到我們腦質的動脈阻塞,而這可能是由鈣質累積、栓塞或動脈硬化所引起的。

出血性的

不論是因為先天性動脈瘤或高血壓而引起的,發生在腦血管破裂時的中風類型以此稱之。

這種出血會導致中風,因為這會剝奪大腦區域的血液供應或是由於血液對大腦結構施加壓力。

一旦血液凝塊被移除,會需要24到48小時才能確定哪些區域受到影響。

如何識別中風

頭痛2

無論中風的原因和類型,中風一定是緊急醫療狀況,因為它們發生的突然,且在僅僅幾分鐘內就會留下嚴重的永久性後遺症。

此外,中風的嚴重程度取決於涉及到多少血液量。

損傷的嚴重程度取決於接受到醫療援助的速度。這就是為什麼,了解我們身體所提供的警訊如此重要。

如果你是中風高危險族群的一員,你更應該要對以下的徵兆更加警覺:

頭暈和行走困難

  • 由於流向大腦的血流減少,你可能突然感到頭暈。
  • 你也可能經歷失去平衡或協調的狀況,這可能會導致你摔倒。
  • 任何需要專注力的動作都會受到影響。

無力或麻痺

手麻

中風的其中一個跡象是無法抬起你的手臂(一次一側或兩側同時)並維持舉起的狀態。

你也會感到麻痺或無法拿起物品,即使該物品幾乎沒有任何重量

許多人會因為拿不住而掉下他們握在手中的東西。

此外,我們也可能會覺得腿部有刺痛感或麻痺感。我們可能會需要靜坐幾秒鐘,因為四肢可能都無法運作。

言語出現問題

中風時,我們不但會難以行走或移動,而且在表達自己時也會出現問題。

言語不清晰、無法使用合適的字詞來表達某些事物或是內容不一致可能是中風的徵兆。

面部癱瘓

你也會有面部癱瘓的問題,並且在表達自己時出現困難。

這種感覺與去看牙醫時為了要拔牙而打麻藥的感覺相似。換句話說,你無法微笑或睜開你的眼睛。面部癱瘓幾乎總是只出現在臉部的單側。

此外,你也會經歷到與中風相關的其他典型的問題,例如視線模糊、霧茫茫、疊影或變暗。

激烈的偏頭痛

偏頭痛

我們都經歷過頭痛,甚至是強烈的頭痛。但是,在中風之前,你也許會經歷激烈到你什麼事都做不了的偏頭痛

這會突然出現,同時伴有眩暈、噁心或嘔吐。在出血性中風的案例中,頭痛甚至會導致昏厥。

這些徵兆的主要特徵是它們可以在當事人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出現,而其他人則會認為這個人只是分心、疲倦、困惑甚至是喝醉酒。

症狀出現幾秒鐘或幾分鐘然後就消失時,你所經歷的是暫時性腦中風,你還是不該忽視這些症狀。

這是明確表明血液未能正常抵達你的大腦的跡象,而且你未來可能會出現嚴重的中風。

在這種情況下,你應該叫救護車,以便醫療專業人員能夠完整地診斷問題。

許多護理人員或緊急救護人員會進行一種名為FAST(面部、手臂、言語測試)的現場測試

此測試由三部份組成:

  • 面部:分析面部特徵是否存在不自主的肌肉不對稱。
  • 手臂:測試患者是否能夠自主性地移動手臂,或是覺得他們的手臂有刺痛感或麻痺感。
  • 言語:詢問一系列的問題,以確認患者說話是否有困難,或者他們聽起來是否像是喝醉酒或打了麻醉藥。

 

  • Cuadrado, Á. (2009). Rehabilitación del ACV: evaluación, pronóstico y tratamiento Rehabilitation of the stroke: evaluation, prognosis and treatment. Galiciaclinica.
  • Donnan, G. A., You, R., Thrift, A., & McNeil, J. J. (1993). Smoking as a risk factor for stroke. Cerebrovascular Diseases. https://doi.org/10.1159/000108688
  • Gorelick, P. B. (1987). Alcohol and stroke. Stroke. https://doi.org/10.1161/01.STR.18.1.268
  • Johnson, W., Onuma, O., Owolabi, M., & Sachdev, S. (2016). Stroke: A global response is needed.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doi.org/10.2471/BLT.16.181636
  • Klatsky, A. L. (2010). Alcohol and cardiovascular health. Physiology and Behavior. https://doi.org/10.1016/j.physbeh.2009.12.019
  • Powers, W. J., Rabinstein, A. A., Ackerson, T., Adeoye, O. M., Bambakidis, N. C., Becker, K., … Tirschwell, D. L. (2018). 2018 Guidelines for the Early Management of Patients With Acute Ischemic Stroke: A Guideline for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From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American Stroke Association. Stroke. https://doi.org/10.1161/STR.0000000000000158
  • Accidente cerebrovascular isquémico – enfermedades cerebrales, medulares y nerviosa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msdmanuals.com/es-es/hogar/enfermedades-cerebrales,-medulares-y-nerviosas/accidente-cerebrovascular-acv/accidente-cerebrovascular-isqu%C3%A9mico
  • Boehme, A. K., Esenwa, C., & Elkind, M. S. (2017). Stroke Risk Factors, Genetics, and Prevention. Circulation research, 120(3), 472–495. https://doi.org/10.1161/CIRCRESAHA.116.308398
  • Shigematsu, K., Nakano, H., Watanabe, Y., Sekimoto, T., Shimizu, K., Nishizawa, A., Okumura, A., & Makino, M. (2013). Speech disturbance at stroke onset is correlated with stroke early mortality. BMC neurology, 13, 87. https://doi.org/10.1186/1471-2377-13-87
  • Onder, H., Albayrak, L., & Polat, H. (2017). Frontal lobe ischemic stroke presenting with peripheral type facial palsy: A crucial diagnostic challenge in emergency practice. Turkish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17(3), 112–114. https://doi.org/10.1016/j.tjem.2017.04.001